【五術堪輿學苑】

 找回密碼
 【立即註冊】
查看: 1253|回復: 0

【新編星訣】

 關閉 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1-28 21:40:3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新編星訣

 

(一)星之形象


東漢張衡於《靈憲》中曰:「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。天有九位,地有九域。天有三辰,地有三形。有象可效,有形可度,情性萬殊,旁通感薄,自然相生,莫之能記。」


又曰:「崑崙東南有赤縣之州,風雨有時,寒暑有節。為非此土,南則多暑,北則多寒,東則多陽,故聖人不處焉。中州含靈,外制八輔,八極之維,徑二億三萬二千三百里,南北則短減千里,東西則廣增千里。自地至天,半於八極,則地之深亦如之,通而度之,則是渾也。」


又曰:「思次質之,地有山嶽,以宣其氣,精種為星。星也者,體生於地,精成於天,列居錯峙,各有逌屬。」
 

淳于《天文圖說》曰:「故凡氣之發見於天者,太極之理,運而為日月,分而為五星,列為二十八宿,會而為斗極,莫不皆有常理,與人道相應,可以理而知也。」


地法以山之形狀,定為五星,而驗凶吉。


五星者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是也。


亦即五行之理也。


古哲以木之條達,而取象于直。


火之炎焰,而取象于銳。


土之厚重,而取象於方。


金之固堅,而取象于圓。


水之流動,而取象於曲。


故凡山形之曲動者,為水星。


光圓者,為金星。


方正者,為土星。


尖銳者,為火星。


直聳者,為木星。


正體五星圖;


(二)星之名稱


五星之形,又有不純者,謂之“變格”。故後人又主為山之九星,與穴山九星。以補充之。如圖:
 

金日“太白”,木日“歲星”,水日“辰星”,火日“熒惑”,土日“鎮星”,此固五星之名也。而地理家以山形論星名,必寓以吉凶之辨,德興山人徐氏曰:「前輩對星之名稱,頗相牴牾。」


如廖金精以金星為“文星”,木為“將星”。張子微以金為“武星”,木為“文星”。


而子微、金精,又皆以土為“財星”。若此之類,是皆以一星而拘之矣。


﹙徐善繼、徐善述兄弟是江西德興人,二人皆號「德興山人」;重巒頭的樂平人廖瑀與重天星的雩都人廖瑀,皆號金精,而著《泄天機》的是被稱為「後廖」的雩都人廖瑀。﹚
 

竊謂五星之變化無窮,即一星之用,亦可為文為武,為富為貴,為吉凶,第觀其發現何如耳。


苟以一星拘之,理難包括,莫盡其蘊。今以清、濁、凶分為三格,以例其名,庶幾各得其妙,而于諸家之說,自相貫通,不致矛盾,不無見解。


至於三格之分,即是凡星辰秀麗光彩者為“清”。


凡星辰肥厚端重者為“濁”。凡星辰醜惡帶殺者為“凶”。
 

或問卜氏有「金清、玉濁、火燥、水柔」之說,今謂五星各有清濁凶格,而又不詳燥柔之論何也。


答曰:「彼以情性論,而不及夫形象.此以形象論,而兼推其情性。」


若專論情性,則其說固當。


然必使形象而察其情性,則其言未為盡善。


蓋地理家因形察氣,不可捨形象而專情性。


若以形言,則金之浮大粗飽者,不可謂清。


土之骨立方正者,不可謂濁。


火之秀麗者,不可純謂之燥。


水之特達者,不可純謂之柔。


故必兼形象情形,而始盡其妙。


此五星所以必各分清、濁、凶三格也。
 

金星 清者曰“官星”,主文章顯達,忠正貞烈。濁者曰“武星”,主威名烜赫,秉殺伐之權。


凶曰“厲星”,主殺殘軍賊,殘傷夭折絕滅。
 

金、西方之星也,于時為秋,然金明而貴,鏗然有聲,且為世珍重,百煉不變,煇煌貫日,鋒利堅剛,猶世之貴人,剛直忠正,不屈不撓,故其星之清者為官星,官貴之象也。


其主為文章清秀,功名顯達,剛正忠貞,節烈之應。若其濁而不秀,知天文金星有變異,則主兵革。


金倍明芒角,亦主用兵。故其星之濁者為武星,威武之象也。其所主元戎殺伐,威名烜赫之應。


然金氣肅而凋萬類,故秋殺歛藏,如古者兵刑之用,必以秋為金,主殺伐。


故其星之凶者為厲星。慘暴之象也。其所主為軍賊、大盜,誅夷、慘酷、絕滅之應。
 

而楊公門人精於怪穴之卜彬師又奉楊公乩示我曰:「五星之中,以金星之怪穴為最多。」茲分錄如下圖:
 

木星 清者曰“文星”,主文章科名,聲譽貴顯。濁者曰“才星”,主勳業才能技藝。


凶者曰“刑星”,主刑傷剋害,及遭刑、犯法、夭折、殘疾。
 

木,東方之星也,于時為春,春主發生。


方春之時,萬卉秀發,奇葩艷萼,獻異爭奇,此木之文也。


故其之清者,為文星。


文華之象也,其主為文章清秀,科名顯達之應。


然木之體長茂條暢,鳴風撼雨,浙瀝有聲,伐之則丁丁,仆之則轟轟,故又主聲譽遠著,姓播名揚。


至于為器用卓座,文理可觀,憑藉適意。


以為大廈,則棟梁椽桷,莫不備具。


故其星之濁者,為才星,才用之象也。


其主為榮貴勳業,多才多藝之應。


然其凶者或枯槁摧折,或秀而不實,朽壞倒仆,又能壞物,以為枷杻、桎梏之屬,乃為刑具,故其星之凶者,為刑星,刑傷之象也。


其所主為刑傷、剋害、夭折、殘疾、官訟、牢獄、孤寡、困頓之應。
 

水星 清者曰“秀星”,主聰明文章,智巧明潔,度量及女貴。


濁者曰“柔星”,主昏頑委靡懦弱不振,疾苦不壽,及諂諛阿邪。


凶者曰“蕩星”,主淫慾邪蕩,奸詐貧窮,長病夭折,客亡流移水溺。
 

水,乃北方之星也,于時為冬,其精光之懸象于天者,常隨乎太陽而行,故其應于人事之吉,亦為近帝之貴。


故其質行于地言之,則風行而紋生,且清徹可鑑,變動不拘,可方可圓。


推而行之,可以運舟,可以灌溉,光瑩照耀,精粗不遺。


故其星之清者為秀星,性行明潔,量度汪洋之應。


然水本內明外暗,體柔性順,故其星之濁者為柔星,卑弱之象也。


其所主為昏愚卑隨柔弱委靡諂諛阿邪之應。


然水暴漲,則滔天漫野,蕩析民居,無有救遏。


而溝渠之間,穢汙混濁,此皆不美。


故其星之凶者曰蕩星,流蕩之象也。


其所主為凶狠殘暴,流蕩忘返,酒色傾家,淫濫不潔,離鄉客死之應。
 

火星 清者曰“顯星”,主文章發達,大貴烜赫勢焰。


濁者曰“燥星”,主剛烈燥暴作威福奸險折夭,禍福相半,有吉有凶,易興易敗之應。


然火之為物,其起甚微,其發甚盛,其滅甚速,與物無情。


金入則鎔,木入則焚,土入則焦,水入則涸,故其星之兇為“殺星”,絕物之象也。


其所主為殺伐,慘酷大盜,誅夷絕滅之應。


大抵火星欲其脫卸多,或撒落平陽,或穿田渡水,重疊過峽,然後結穴則吉。吳公云:「若見火星焰動時,到處須尋一百里,言其遠則脫卸淨耳。」
 

〈斷法〉云:「五七火星連節起,列土王候地。脫落平洋近大江,結穴始相當。」


亦此意也。若火星未經脫卸,縱龍穴入格,必主大福大禍,未為盡善。


如袁州閣老祖地,在洪山五七火星連節而起,尖炎焰動。


其陽基乃穿水而起脫卸後結。


其陰地則未經穿水而結穴,雖龍格甚秀,結作甚美,只是火性易發易散,故介溪公連登科第,位極人臣,富甲天下,而一敗則塗地。


亦如火之燼,則灰飛煙滅耳。洪山之下有空洞,按袁州邵志為葛洪煉丹之所。


舊有記云:「洪山肚裏空,五世出三公,雖然居一品,家業盡成空。」亦神矣哉。
 

楊公云:「大地若非廉作祖,為官終不至三公。」


乃以廉貞屬火,而火星宜作祖龍矣。蓋五行之中,金分則輕,木分則小,水分則淺,土分則微。


惟火愈分愈盛,如一星之火,分而萬里之炎,此所以且作祖龍耳。


大抵天下名山巨岳,未有不是火星者,此亦可造化之妙也。
 

土星 清者曰“尊星”,主極品王侯,分茅胙土,勳業崇高,慶澤綿衍,五福全,運祚永。


濁者曰“富星”,主多財產豐富,壽算綿延,人丁蕃衍。凶者曰“滯星”,主昏愚懦弱,疾病纏綿,黃腫牢獄,不振。
 

土為鎮星,含弘鎮靜,德居中央,功為地載,位為帝尊,故其星之清者為尊星。


其所主為王侯極品之貴,鎮靜以安社稷,普惠以澤生民之應。


然五星之中,土為重濁,故鎮星之行度最遲,大率二十年一週天,而土之性情最緩,發達鈍慢,最能耐久,其生物甚繁,故其星之濁為富星,其所主為多貲財,田產豐饒之應。


然土無處無之,雖凶亦不為大禍。


故重濁之土為滯星,壅塞之象也。


其所主為滯鈍,昏頑,疾病纏綿之應。
 

木有華麗,萬紫千紅,香氣襲人。


金有光彩,有聲音。水有波紋,蕩飛瀉。火有光明焰動。


故木為文星,金為官星,而火之顯為文明之象,水之秀有智巧之能,而土不與焉。


然不知土于五行為至尊,于五方居,中為萬物之母。


有配天之德,天下之貴孰加焉。惟其渾厚質朴,不靈圭角,不逞華麗。


故凡文章科第,威武軒昂,烜赫華耀,聰明才辯,則少讓于木火金水。


若夫爵祿之厚,品位之高,王侯公輔之尊,及延長之慶,嗣續之蕃,萬金之福,非土星不能也。


是土星力量不冠絕于四星乎。


卜氏謂土旺牛田。


廖氏謂土主家門多豪富,非知土星之大者也。


(三)星之三格


五星之分佈於高山、平崗、平地三處,其形不同,茲以三格而別之。
 

金星 高山之金,如鐘如釜,頭圓不欹,光彩肥潤,金之吉者也。


平崗之金,如笠如馬,倒木圓融,如珠走盤,金之吉者也。平地之金,圓如糖餅,肥滿光淨,有弦有稜,金之吉者也。
 

木星 高山之木,高聳卓筆,挺然峙立,不欹不側,木之吉者也。


平崗之木,枝柯宛轉,回抱袤延,勢若之玄,木之吉者也。


平地之木,軟圓平宜,枝柯曲延,苞節牽連,木之吉者也。
 

水星 高山之水,山泡曲灩,勢如展帳,橫潤擺列,水之吉者也,平崗之水,平腳平舖,勢如行雲,逶迤曲折,水之吉者也。平地之水,展席舖氈,波浪彙界,有低有昂,水之吉者也。
 

火星 高山之火,秀麗尖聳,焰焰燒空,為祖為宗,火之吉者也。


平崗之火,手足袤延,縱橫生焰,得水相連,火之吉者也。平地之火,斜飛閃閃,田中生曜,水裏石梁,火之吉者也。
 

土星 高山之土,如倉如屏,重厚雄偉,端正方平,土之吉者也。


平崗之土,如几如圭,重厚濁肥,不傾不欹,土之吉者也。


平地之土,塹傍如削,方厚不齊,有高有低,土之吉者也。
 

(四)星之體性


金之體圓而不尖,金之性靜而不動。


山勢定靜,光圓則吉。


流動不正,則凶。山面圓肥平正則吉。欹斜壅腫則凶。山頭平圓肥滿則吉。破碎巉巖則凶。山腳圓齊肥潤則吉。尖斜走竄則凶。
 

木之體直而不方,木之性順而條暢。山勢直硬清圓則吉,欹斜散漫則凶,山面光潤清勁則吉,崩石破碎則凶,山頂直削圓淨則吉,臃腫欹斜則凶。
 

水之體動而不靜,水之性沉泥就下,山勢橫波層疊則吉,牽拽蕩散則凶,山面水泡磊磊則吉,懶坦散漫則凶,山頭圓曲欲動則吉,欹斜峻嶒則凶,山腳平鋪流瀉則吉,然不收則凶。
 

火之體銳燄動而不圓,火之性炎燄縹緲而不靜。山勢峭峻燄動則吉,不經脫卸則凶,山面平靜下闊則吉,禿頭破頂則凶,山腳飛斜帶曜則吉,反逆陋惡則凶。
 

土之體方凝而正,土之性鎮靜而遲,山勢渾厚高雄則吉,欹斜傾陷則凶,山面平正聳立則吉,臃腫破陷則凶,山頂方平闊厚則吉,圓角軟怯則凶,山腳齊平端歛則吉,牽拖破浪則凶。
 

(五)星之所忌


五星不宜太肥太瘦,金太肥則飽,飽則凶。


金太瘦則缺,缺則凶。木太肥則腫,腫則凶。


木太瘦則枯,枯則凶。水太肥則蕩,蕩則凶。


水太瘦則涸,涸則凶。火太肥則滅,滅則凶。


火太瘦則燥,燥則凶。土太肥則壅,壅則凶。


土太瘦則陷,陷則凶。
 

(六)星之所喜


金喜圓靜,正而不偏,偏則缺損,缺損則非所喜矣。


木喜聳秀,直而不欹,欹則枯槁,枯槁則非所喜矣。


水喜活潑,動而不傾,傾則漂蕩,漂蕩則非所喜矣。


火喜雄健,明而不燥,燥則燎爍,燎爍非所喜矣。


土喜方正,厚而不薄,薄則怯弱,怯弱則非所喜矣。
 

(七)星之連聚


五星有聚有連,聚曰“聚講”。連曰“連珠”。


所謂五星聚講者,金木水火土之五星聚而起,森森玉立,如孔門諸賢相聚而講談道德也。


其山皆須秀麗尊嚴,方合此格,多作龍祖,主至貴。
 

上五星聚講,或在太祖,或在少祖山,在少祖福力尤緊,此格至貴,五星相聚,不論生剋,如漢受命,則五星相聚東,併秦,分野也,滅秦受命之應。


宋朝受命,五星聚奎,文明盛治之應,故宋朝真儒輩出,先聖大統,始有所屬。


故龍有此格者,前去多結大貴之地,及聖賢墓宅位極人臣王將相妃后之貴。
 

至於五星連珠者,金木水火土之五星串連,而不相間也。


蓋五星聚講,不論在前後左右四畔之山生來團聚,皆為聚講。且欲其相聚,而不拘其相間也。


連珠則牽連而去,不必相聚,惟欲其相聯屬。


相聚為連珠,聚講尤貴,故與聚講為異耳。是以聚講不論生剋,而連珠則論生剋以定吉凶。
 

五星聚講及連珠格皆極貴。


聚講有大小不同,連則無分大小。


惟論生剋,蓋大聚講星辰闊大如水星或平闊至二、三十里,火星延袤至五、七十里十數里,金木土亦如之,五星共廣不下一、二百里,此大聚講也。


此等龍多為京畿,及大藩鎮,或王陵寢,聖賢墓宅,小聚講則五星各起數座,各只一座而已。


然數座不若各止一座大清,力量之輕重,雖不能如大聚,卻亦非中下地所能也。


(八)星之歸垣


五星歸垣,一名“五氣朝元”,亦曰“五星升殿”,至貴之格也。


水星帳于北,火星聳于南,木星列于東,金星侍于西,土星結穴正居乎中,登局觀之,四面相等,各得其位,乃天造地設,五氣之精,萬靈所萃,正氣所鍾,上應天星,下合萬位,至尊至貴,萬不逢一。


但要星辰真正不欹斜破碎,不帶凶殺,遠近相稱,高低大小各得其宜,方為合格,多結禁穴,主出聖賢,其次者亦出王侯宰輔,貴極人臣,留芳百世,皇親國戚,文武全材,出將入相,狀元神童。
 

(九)星之取裁


星之形象既明,星之體用亦顯,則對星之取裁,不可不切實而注焉!
 

李默齋氏曰:「山有五星。有九星。變化無窮,皆以五星為主。」


五星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俱有穴。惟火星少作穴,間亦有之,如“旗形令字穴”、“火尾剪焰穴”、“麒麟章光穴”皆火星穴也。


火星雖少作穴,惟祖龍必用火星,楊公所謂「大地若無廉作祖,為官終不到三公。」


又謂「公孤大地,必有獨火來龍。」是也。


五星行龍,固貴相生,然亦不必太泥。
 

但四旁有相生相救之星,即宜取用。


獨到頭星體出乳,則宜順下,不宜相剋,否則以人力裁之,如金星有水瀉可下,平面水可下,垂小珠可下,略頑以人力打開,為「開金取水」之穴。


如大鼓,如大旗,如覆鐘。太粗頑若天罡孤曜者,則無可開之理,不可強為。
 

如一邊扯長作火咀,宜挨金剪火,大開水穴扦之,則金生水,水剋火,其尖者反為貴曜。


如兩邊俱出火腳,中有鉗口,宜揭高下之,不見火咀為妙。


如中間火咀太長太硬,絕無停處,則不可下。


大凡火咀之地,穴上俱宜平,穴下宜砌起兜金,盡遮火咀,登穴不見火腳,乃為吉地。如金星木乳,本為不吉,然有法以扦之。
 

古人曰:「金頭木腳,葬下銷削。」


又日:「木腳金頭,上封侯。」


何也?


葬於木上,金則剋木,銷削何疑。


惟金之下,木之上,大開水穴葬之,則金生水,水生木何害乎?


又有陰金葬角者,有側金葬旁者,有三腳金葬頂者,皆古法也,顧人之取用何如耳。


木星則有直木,倒地木,交枝木,摺睜木,彈弓木,皆主清貴,多出文士。


聳直之木,有開鉗成窩者,有中間少停如紗帽級者,天然貴穴也。
 

又有聳直而下,至於盡處方平者,則下粘穴、拋穴,如人形下陰穴,鳳形下尾穴之類。


又有自頂而下,山脊稜稜,略無平處,則中間不宜下穴。


惟在龍虎臂上動處平處求之,如鳳之翼阿,人之曲腕,亦正穴也。


非此類者,亦當棄之。
 

所謂有峰勢崢嶸,而不結穴者也。


交枝木星,即“倒地金釵”也,有窩鉗則於鉗中高處下之,不宜見腳太直。


亦有一邊者,如側金釵,宜近穴有山環抱,不見水直。


俗云:「釵形以梳盒為案。」即此意也。倒地木尤為奇異,一木必出顯貴數人,所謂:「倒地星辰長百丈,不問橫直皆可葬。」


也。但要來落分明,夾輔、緊拱、峻峭、伶俐,乃可下之。多有大龍曜氣官鬼,亦長二、三十丈,形似倒地木者,此則來無特意,穴無正情,不可下也。
 

《黑囊經》曰:「大凡官曜及禽鬼皆是貪狼眠地底。」此語可細玩也。


作穴處名目多端,有中間略起金泡者,宜泡下求之。


有開平窩者,宜窩中求之。


有中開小枝者,為靈芽穴,宜於開處求之。


有盡頭略開小了平坦者,宜於平坦處扦之。


諸樣皆太直太峻,然的為倒地木不可棄者,或于旁邊處葬之,為鍬皮穴。


或土木則於橫面肥處,大大打開葬之,為琴形徽穴,劍形把穴,無不可者。


皆宜依古法,以目力心神參之。﹙《黑囊經》謂五代時人范越鳳所著﹚
 

土星作穴,尤難營度,小而方者,為平頭土,為棋盤土。


高而大者,為巨門土,御屏土。


聳而直者,為冕旒土。


清細倒地,如梳如月者,為輔弼土。


龍之肥厚平滿者,多出巨富。


至於來龍峻拔奇峭,出身高大,如御屏之類;出身清巧,如輔弼之類,皆出大貴。


平頭土,棋盤土,多葬正面。


輔弼二土,多葬兩角。


在貪、巨山,下面平小者,宜貫頂下之,如盤形葬心,鑼形葬嚮之類。
 

所謂:「貪巨若無輔弼下,高嶺如何得住龍。」是也。


巨門御屏與冕旒,作用不一。


有土角垂金者,有土腹藏金者,有土出金唇者,有土角平厚,即扦角者,有土星蕩角,即扦其蕩者,有出水乳火乳,而而動處即扦者。


或謂土不宜葬水穴。


〈寸金穴法〉曰:「土星角好角上扦,兩角齊好就窩弦。」


楊公〈變星篇〉曰:「巨門不變窩中求。」此非窩穴乎,宜多覆古墳,活法而取之。
 

至於水星。結穴尤妙,蓋水性至動,行龍未止,故穴難成。


然有雙金扛水穴,有平田帶蓮穴,有曲池穴,有截蕩穴,有泛木穴,有連珠穴,有水泡穴,水星多是行龍,宜巧法取之,只要來真的,砂水盤桓。


水星喜金星相伴,為金水相涵。


喜木星間錯,為水木相生。


見火星、土星者,多難取穴。


如扛水蒂連,曲池泛木,力量尤重,可出清貴。


至於截蕩連珠水泡,僅可小裁而已。
 

惟有金水帳幙,高大掀天,貼身水泡串下,中有平處可扦者,為極貴之地。


古人曰:「簾幙之山最為貴,貼身隨落串珠勢,若還左右更均停,必作王侯宰相地。」


如此之地,萬不逢一。要之五星名目雖多,不外陰陽二字而已。


明得陰陽分類,則胸中有主,如網之有網,容易收拾。


於此不明,則散亂無統,若逐馬奔於沙場耳,竟何所得?


五星既明,則所謂九星者,即五星之變也,可緣類而推。
 

貪狼屬木,文曲屬水,武曲屬金,廉貞屬火,巨門屬土,破軍屬金,即金星之粗大者,祿存屬土,即土星之蠢而濁者,輔弼又屬土,即土星之清而細者,又有金頭而兩邊木腳峻聳者,謂之天罡。有土頭而木腳臃腫者,謂之孤曜,此皆五星之變也。凡此必多其見聞,積以歲月,然後豁然省悟,恍然有得,豈可以旦夕計功哉。學者勿持躁急之心,勿窺便捷之徑,毋作聰明以亂舊章,庶可以語此。
 

(十)天星之關係


天星原屬天文,其理至玄。


但研究地理,亦不能不識天文!所以對于天星,應該了然胸中,方可應付裕如,而免有差!


徐氏曰:「夫地理之大,莫先于建都立國。」


稽古之先王將營都邑,罔不度其可居之地,以審其凶吉。


如公劉將居臨也,其詩曰:「于胥斯原。」


太王將居歧也,其詩曰:「聿來胥宇。」


武王將居鎬京,其詩曰:「宅是鎬京。」


成王將營洛邑,書曰:「召公既相宅。」


衛文公將營楚邱,其詩曰:「升虛望楚。」見于經者如此,則宅都誠不可不重也。
 

雖然張子微有云:「帝王之興也,以德而不以力。其守也以道,而不以地。堯舜聖人,其所建立,未必慮及于風水之說。」


但聖人之興,自合造化。


聖人所作動為法,則風水固不拘,而密協于龜卜,即天造地設之自然者也。


故易曰:「王公設險以守其國。」此理固先天地而有,即風水之攸始矣。


稽諸歷代建都之地,得正龍之所鍾,合天星之垣局者,則傳代多歷年久。


其非正龍而不合星之垣者,則皆隨建隨滅,豈非地理之明徵乎。
 

楊公云:「大扺山形雖在地,地有精光屬星次,體魄在地光在天,識得星光真精藝。」


故為地學奚可不俯察地理哉?


又須仰觀天文,始盡其奧。


按《天文志》之〈渾象〉中外官星凡二百四十六名,千二百八十一星,微星萬一千五百二十。


分布中外為垣者,曰紫微、太微、天市。垣之中皆有帝座,凡建都處山川形勢,須與此合。


楊公云:「要識垣中有帝星,皇都坐定甚分明。」


廖氏云:「帝都必要合星垣,紫微在中天。其次太微與天市,皆有帝座位。」是也。


今特將原天星形象與三垣天星地形廿八宿綱要述後,外少微垣為士大夫權天帝文章之府。


天苑天園,為天子獸養植果之所。


雖亦有垣,而無帝座。


正位地形縱合,亦非統一寰宇,亨有久遠之都,在所不取。


茲不及之矣。


各圖具下:
 

按《天文志》中天北極紫微星垣,天皇之宸極,太乙之當居也。


北極五星,正臨亥地,為天帝之最尊。


所以南面而治者也。三光迭運,極星不移。


孔子所謂:「北辰居其所,而眾星拱之。」是也。


後有四輔四星居壬、勾陳六星居乾、天網八星居戌、華蓋九星居北、閣道二星居癸,咸記五星居丑,八穀八星居艮,天將軍四星居寅,內陛六星居甲,司命六貴人在震,三師三星在乙。
 

又有天理四星居辰,五諸侯五星居巽,內廚二星居已,四貴人四星臨丙,帝座二星居午,太理二星居丁,天槍三星居未,天床三星居坤,天棓五星居申,陽德陰德二星居庚,內屏二星居兌,天乙柱史文史三星居辛,而左衛七相,右衛七將,以藩屏帝登,泰階六符輔治北斗,七政以翼垣,上此紫微垣星局之懸象不于天者也。
 

〈步天歌〉:名首見之於《新唐書》中〈藝文誌〉,述及之星官數與恆星數為283官、1464星。


三垣變:紫微宮位於北極中心,故曰“中元”。


中元北極紫微宮,北極五星在其中,大帝之座第二珠,第三星宮庶子居,第一號曰皇太子,四為后宮五天樞,天樞最小帝最赤,抱樞四星是四輔,天乙太乙當門路,左樞右樞夾南門,兩星營衛一十五,上宰少宰相對布,少宰上輔次少輔,上衛少衛次上丞,後門東邊大督府,門西喚作一少丞,以次卻向前門數,陰德門裏兩黃聚,尚書以次其位五,女史柱史各一戶,御女四星五天柱,天理之星陰德邊,勾陳尾指北極顛,勾陳六星為 六甲 ,天皇獨在勾陳裏,五帝內座後門是,六星扛枘象華蓋,蓋上連連九箇星,名曰傳舍如連丁,垣左垣右各六珠,右是內階左天廚,階前八星名八轂,廚下五箇天棓宿,天床六星傍左樞,內廚二星右樞對,文昌斗上半月形,稀疏分明六箇星,文昌之下曰三公,九尊則向三師明,天牢六個太尊邊,太陽之守四勢前。天理四星斗裏暗,輔星近著門淡陽,北斗之宿七星明,第一主宰名樞精,第二第三璇璣是,四日權星第五衡,開陽搖光六七星,搖光左三天槍明,更有玄武南邊居。
﹙〈步天歌〉是明代劉基第十三世孫浙江人劉孔昭所撰《星占》一書所附之占語﹚
 

上紫微垣形列于地之局勢大略也。


楊公云:「紫微垣外前後門,華蓋三台前後衛,中有過水名御溝,抱城屈曲中間流。」


又云:「直朝射入紫垣氣。」


廖氏云:「紫垣西藩星有七,東藩七星出華蓋,杜星在後門,天床前面陳,中央一水直朝入,抱城九迴屈,萬山簇擁盡朝迎,拱極不虛稱。」是也。


紫微垣所出人物為“大武”,所向無敵。紫微垣之水局直朝射入,水城直而曲,不可輕開口,以免人禍或天刑。
 

上南宮太微星垣,三光之庭,天帝受釐告功之室也。中有五帝座,正居北地,太乙五尚書居正巽地,內有郎官即位三公謁者,九卿五侯以輔導帝極,前有明堂三星居巳,靈台三星居午,常陳為耳目之官,西將東相各四星為藩垣,東華西華為門掖,掖左右二星為執法,後有太陽守、太陰守各二星為衛,前有張翼軫三宿為侍,此太微垣星局之懸象于天者也。
 

〈步天歌〉:太微宮內上元,為天庭之位。


上元天庭太微宮,昭昭列象在蒼穹,左右執法夾端門,四將四相左右分,門左皂衣一謁者,以次則是烏三公,三黑九卿公背立,五黑諸侯卿後行,四箇門星主後屏,五帝內座于中正,幸臣太子并從官,烏列帝後從東定,郎將虎賁居左右,常陳郎位居其後,常陳七星勿相誤,郎位陳東一十五,兩面宮垣十星布,左右執法是其數,宮外明堂布政官,三箇靈台侯雲雨。
 

上元太微垣,列形于地之局勢大略也。


楊公云:「方正之垣號太微,橫城水遶太微勢,東華西華門水橫,水外四圍列峰位,此是垣前執法星,卻分左右衛兵衛。」


廖金精《泄天機》云:「太微垣局最方正,左右執法並西藩,上將次將先次相,上相連東藩,上相及次相,次將與上將,兩藩九門分十星,一水遶城橫。」是也。


太微垣所出人物為“大文”,文勝孔子。太微垣之水城橫而曲,不可輕開口,以免人禍或天刑。
 

上東府天市星垣,天帝泉貨之府也。中有市座,正臨艮地,有秤斗、舟車、府庫、市樓、市肆,以實其中,貫索宗人,左右侍衛,匡衛列國,分野二十二星,曰宋、南海、燕、東海、徐、吳、越、齊、中山、九河、河間、晉、鄭、周、秦、巴、蜀、梁、楚、韓、西河藩藩,以列四方,貴人一星旁照庚地,為桿衛庫之官,司命一星,正臨丁位,為五福壽命之司,此天市垣星局之懸象于天者也。
 

〈步天歌〉:下元天市垣


下元一宮名天市,兩扇垣墻二十二,當門六箇黑市稷,門左兩星是車肆,兩箇宗正四宗人,宗星一雙亦依次,帛度兩星屠肆前,侯星還在帝王邊,帝座一星常見明,四箇芒微宦者星,以次兩星名列肆,斗斛帝前依其次,半是五星斛是四,垣北九是貫索星,索口橫者七分成,天紀恰似七公形,數著分明多兩星,紀北三星名女床,此坐還依織女旁,三元之眾無相侵,二十八宿隨其陰,火水木土并與金,以次別有五行吟。
 

上天市垣,列形于地之局勢大略也。楊公云:「垣有四門號天市,百源來聚天市垣。」


廖公云:「天市垣星二十二,名參國與地,國也中間有四門,東西南北分眾水,分流來此聚,大河東注,帝座居北市,樓南垣局總為祥。」是也。天市垣所出人物為“大富”,富可敵國。天市垣之水城眾水朝聚,不可輕開口,以免人禍或天刑。
 

以上三垣天星之圖,則本于《天文志》〈地形〉之圖,與廖金睛之〈金壁玄文〉,茲特合而一之,庶易于攷索。


然亦不必深泥圖局形象,膠柱鼓瑟。但依文以山形水勢取之。如曰紫微垣外前後門華蓋三台,前後衛方正之垣號,太微垣有四門號“天市”,又日:「 “直城”射入紫微氣,橫城水太微勢,百源來聚天市垣。」之類,則以山水形勢之大象言之,楊公固已說得明白,其他星宿形象,又不必盡泥也。
 

楊公云:「輔為上將弼次相,破祿侍衛廉次將。文曲分明是後宮,武曲貪郎帝星樣。


更有巨門最尊貴,喚作極星是非妄。三垣各有垣內星,凡是星垣皆向內。


垣星本不許人知,若不明言疑是誑。只到京 師 君便知,重重外衛內垣平。


此龍不許時人識,留與皇王鎮家國。」
 

角亢氏房心尾箕,斗牛女虛危室壁,奎婁胃昴畢嘴參,井鬼柳星張翼軫。
 

週天三百六十度,而配以二十八宿。使天星與地理,達其玄玄,而現天文與地理之密切關係,不可絲厘稍忽也。
 

丘公云:「地法以二十八宿之經分度,分配八方,推之為二十四路。」


又以二十八宿分配日月五星之氣。


分而隸之,就分配分野。


天禽地獸,在人各有主。


其所以消息陰陽,辨其吉凶,論其情性,按其分野。


佈天星,立四正,占山川之所產,察人物之善惡,其理微矣。
 

吳公云:「二十八宿經星也。非二十八宿,無以正天下之分度。」故春分而星烏昏中,夏至而星火昏中,秋分而星虛昏中,冬至而星昴昏中,以是占候四時,察詳地紀,深為著明矣。


今以二十八宿論之,上而在天,則有纏度之多寡,下而在地,有分野之盈縮,在人有庶類之司;在物有禽獸之肖;在星則有列位之配;在位則有分金之類矣。
 

列宿﹙括號內是距星形,至於度數論點眾多,或差一度或以上,有待修正﹚


(角)十一度,少為武權,為賊將。在氣為木。在肖為蛟。﹙角宿微斜距在南﹚


(亢)十一度,為賊病,為蠱毒。在氣為金。在肖為龍。其在氣也,為暗金。﹙距在東南象似弧﹚


(氐)十八度,在氣為土。在肖為貉。﹙正西為距亢東看,三角形﹚


(房)五度,在氣為日。在肖為兔。﹙距亦東南四直參,直立﹚


(心)八度,為營室。在氣為月。在肖為狐。﹙中空雖明距在西,三星橫列﹚


(尾)十五度,為不和,為賊盜。在氣為火。在肖為虎。﹙九星勾折距西中,鉤狀﹚


(箕)九度,為口活,為公訟。在氣為水。在肖為豹。﹙距為西北本常經,箕形﹚


(斗)廿四度,為文職,為科名、在氣為木。在肖為 。﹙正界魁衡是距度,同北斗﹚


(牛)八度,為尚,為僧道。在氣為金。在肖為牛。其地殺也,為暗金。﹙正中為距斗東求,尖狀﹚


(女)十一度,為巧藝,為淫亂。在氣為土,在肖為蝠。﹙距在西南應誌認,成雙對﹚


(虛)十度,為哭泣,為喪狗。在氣為日。在肖為鼠。﹙虛宿為名距在南,直立﹚


(危)二十度,為蓋屋,為離宮。在氣為月。在肖為燕。﹙析中東企距南星,體伏﹚


(室)十六度,為廟食,為王侯。在氣為火,在肖為豬。﹙距亦南星宦宿名,似山﹚


(壁)十三度,為文章,為秘府。在氣為水。在肖為猞。﹙以南而距數攸同,直立﹚


(奎)十一度,為文藻,為書府。在氣為木。在肖為狼。﹙南西三顆中為距,尖腰豐﹚


(婁)十三度,為聚眾,為代文。在氣為金。在肖為狗。在氣也,為暗金。﹙三星婁宿距為中,足對﹚


(胃)十二度,為倉庫,為商賈。在氣為土。在肖為雉。﹙以西為距著昌螢,尖長﹚


(昴)九度,為白衣,為儒林。在氣為日。在肖為雞。﹙距亦當西向下尋,似蓋﹚


(畢)十五度,為獵弋,為遊田。在氣為月。在肖為鳥。﹙距當東北八星岐,如鼎﹚


(嘴)一度,為葆旅,為行商。在氣為火。在肖為猴。﹙距是北星三緊橫,成尖端﹚


(參)十一度,為斬艾。在氣為水。在肖為猿。﹙距在中東自古標,手足叉﹚


(井)三十一度,為水患,為行舟。在氣為木。在肖為犴。﹙鉞星附距一珠含,成井字﹚


(鬼)五度,為淫詞,為奷孽。在氣為金。在肖為羊。在氣也,為暗金。﹙西南為距四方形﹚


(柳)十七度,為木果,為器皿。在氣為土。在肖為獐。﹙距星西星名柳星,似柳葉﹚


(星)八度,為吉事,為非橫。在氣為日。在肖為馬。﹙星宿為名距正中,如鳥頭﹚


(張)十八度,為遠客,為分離。在氣為月。在肖為鹿。﹙方際西星應作距,長方兩手開﹚


(翌)十七度,為觴客。在氣為火。在肖為蛇。﹙中如張六正似同,似張宿,在張旁﹚


(軫)十三度,為車服,為警蹕。在氣為水。在肖為蚓。﹙西北一星詳認此,梯形,翌下傍﹚

     
上為無火之氣


上二十八宿與四垣,懸象于天。其說:本之《天文志》。地法因之,以察其氣之何如耳。
 

歷代帝都備查
 

伏羲都陳今河南開封府陳州在位一百十五年。


神農都河南徙曲阜今山東充州府曲阜縣在位百四十年


黃帝都涿鹿今北直隸涿州傳四世共三百九十年。


堯都平陽今山西平陽府在位七十二年。


舜都蒲扳今山西蒲州在位六十一年。


禹都安邑今山西安邑縣傳十七世共四百五十八年。


湯都毫今河南歸德府傳二十八世共六百四十四年。


周都鎬關中東遷洛河南傳三十七世共八百七十三年。


秦都咸陽今陝西西安府傳三世共稱帝一十五年。


西漢都關中今陝西西安府傳十二世共二百一十四年。


東漢都洛陽今河南府傳十二世共一百九十六。


三國漢都成都四川二主四十三年。魏都鄴五主四十六年。吳都建康四主五十二年。


西晉都洛陽今河南傳四世共三十七年。


東晉都建康今應天府傳十一世共一百四年


南朝宋齊梁陳皆都建康宋七帝五十九年。齊九主二十三年。梁四主五十六年。陳五主三十三年。


隋都長安今陝西傳三世共三十八年。


唐都長安傳一十八世共二百六十九年,昭宗徒洛陽傳二世共一十八年。


宋都汴今河南傳九世共一百六十七年,高宗徙杭傳九世共一百五十三年。


元都燕今北京順天府傳九世共八十八年。


明太祖都金陵,今南京應天府,及成祖徙燕,今北京,即元故都。傳十六世共二百七十六年。


清都北京,傳十主,共二百六十八年。


中華民國初都南京,至蔣介石乃遷都于台灣。


共產中華人民共和國,亦都北京。

 

引用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mahaguru-888/article?mid=-2&prev=27063&l=f&fid=59

 

評分

參與人數 1銀幣 +5000 金幣 +500 龍幣 +2 學習 +50 收起 理由
廉貞 感謝發表文章。

查看全部評分

【自由發言誠可貴、言辭水準需更高、若有污衊髒言顯、術龍五術堪輿學苑、不歡迎的喲!】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QQ|【google翻譯】|【手機版】|【Archiver】|【五術堪輿學苑】 ( 皖ICP備11003170號 )

GMT+8, 2024-7-18 06:09 , Processed in 0.281250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